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高考“枪手”频频顶风作案 记者揭露利益链条

发布日期:2019-10-08 14:39   来源:未知   阅读:

  主持人:每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在关注高考的同时,都会再关注形形色色的舞弊的事件,而每年也都有查处,为什么却会屡禁不止,王教授?

  王锡锌:其实所有的舞弊或者作弊,本质上都是对规则或者说制度的一种挑战或者蔑视。那么为什么总有人会去这么做呢?我想无非是两个方面的原因:第一个,舞弊可以得来一种不公平的、额外的利益,这种利益特别是放在高考上,可能对于考生,对于那些舞弊者来说,他所获得的利益可以让一个不劳而获者获利,所以正有这种驱动;第二个方面,其实每个作弊者他都要考虑成本或者风险,当我们发现,当有些舞弊者发现,这种风险可控制,就像我们短片中所看到的这样,幕后可以有一个链条来控制这种舞弊带来的风险的时候,那么那一种获利的冲动就完全有可能变成现实。

  主持人:是的,说到高考舞弊的危害性,我们都是会觉得千头万绪,层次很多,您也帮我们做一个梳理。

  王锡锌:其实我们都知道舞弊带来的最直接的结果是不公平,就像我们现在正在关注的世界杯的游戏一样,一个游戏最重要、最核心的其实是游戏规则公正、公平。

  王锡锌:而且每个人都要遵守,我们今天看到,有的时候是运动员不去遵守,有的时候可能更坏的更严重的是游戏的组织者、裁判者,如果他们也涉入到这种舞弊的话,那我们所失去的可能是对这样一个整个游戏制度的信心。回到高考来看,我觉得它的危害可以说有三个层面的。如果说舞弊的话,第一,现在减肥那一款产品好,舞弊行为会侵害那些常年累月,应该说刻苦去学习的,遵守游戏规则的参与者,这是第一个造成的不公平。第二,它带来的是对考试规则,甚至是高考制度的公平性的一种冲击和挑战。第三个层面上,可能还会涉及到社会的心理。要知道,在中国,很多人进行社会流动,比如像我们从底层能够获取某种希望和机会的,可能就是高考,至少是很重要的制度之一。这时候如果我们发现这里面不仅有一般的考生硬作弊,而且有里应外合的舞弊的话,我们可能心理上的这种底线也可能受到挑战。

  主持人:而这样的事情是发生在还没有走向社会的青年学生中间,这些被替考的、替考的,还有周围旁观知道这个事情真相的这些学生,他们内心是怎么样的,他们走向社会,带给社会的又会是怎么样?

  王锡锌:对,最直接的就像记者看到的,我们看到这样的消息,可以有各种各样的作弊已经是很吃惊了,但我们看到里应外合一条龙的作弊,成为可能,甚至成为现实的时候,那就是震惊。如果说这些学生在他们走入社会的起点这个阶段,在高考这个重要的环节就面临、目睹这种,那他将来的整个心理可能都会成为问题。

  主持人:而这次《中国青年报》记者暴露的这件事情,跟我们所关注的或者想象的不太一样,因为这几年都是在说怎么用更加高科技的手段,防范高科技手段的作弊,而替考似乎是相当初级,也比较原始的一种方法。

  王锡锌:对,看起来很原始,但是它其实击中的是一个更为敏感的,社会有可能更为关注的环节。因为我们看到过往几年报道的很多高考舞弊,包括今年短片里面介绍的那种高考舞弊,都是采用高技术。高技术其实我可以说,它还是一种偷偷摸摸的作弊,因为毕竟是你有规则,我想找你。

  王锡锌:没错,那这种一条龙的场外的作弊,其实你看到的一定是某种监管或者说舞弊者发现,监管或者人这个环节是有空子可钻的,而且他可以真正把这种控制变成他舞弊的机会。在这里我们看到,前面如果说我们要修改那些规则或者技术的话,在这里涉及到的一个问题就是,一条龙的枪手来撞枪口,其实表明监管权力、各个环节可能已经受到了监视,它成为腐败或者舞弊的很重要的土壤。

  主持人:是的,替考听上去很简单的一种方式,但我们可以想像,如果能够得手的话,要多么地难,多么地匪夷所思。《新闻1+1》我们持续关注。

  今年高考,在湖南湘潭的一个高考考点,一名代考的枪手在考试之前,监考老师核对其身份证的过程中就露了馅儿,目前,当地警方已经介入调查。但是相对于记者何春中的暗访,湘潭这个枪手,他的作案手段似乎并不高明。

  涉嫌组织枪手替考的团伙成员:像套白套一样,出来的就是,出来两张准考证,一个在家里拿着,一人一张。除了考场上的证件以外,其它所有证件都没关系,另外跟那主考官都打好关系了。

  何春中:这个而且反复多次强调,这是在给领导的孩子,在给一些有钱人的孩子,中间还提到了千万富翁,说他们这个这些孩子有的从高一高二的时候,就开始弄这些东西。而且他们很明确的表示,就是做高端的,低端的我们根本就不接。

  解说:在记者的此番暗访中,替考学生问,主考官手上拿着的单子,上面的相片是谁?枪手组织者回答,那个相片是你的,除了考场上需要的身份证、准考证和前面的那个头像之外,其他所有的电子档案都和你没关系。

  透过这篇暗访记录,所有人都在问,那些组织枪手的犯罪集团提供给枪手可以进入的考场证件到底是怎么办出来的?

  何春中:高考作为一个高考,它牵涉了很多的部门,教育部门、招办、公安部门,那么这个考试的学校,还有监考老师,那么很多种中间过程要填很多的表格,要办一些证件,包括电子档案什么的。那么能最后层层能替考成功,这里面没有相当大的背景,我觉得很难做到。

  从组织枪手到培训测试,再到完成替考,记者何春中七个月暗访调查,给我们展示的是一个大大的问号,有评论就指出,根据一般的认知和常识,如果没有既能一掷千金、又能手眼通天的家长配合,如果没有教育、公安等部门“内部人的一路绿灯,要想进行这样规模、程度的高考替考,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而从目前披露的情况看,这是一个仍然隐藏在地下,组织严密、危害极大的“利益链”和“腐败链”。

  滕树华:一些人进去戴上头进去,把试卷的内容扫描发送出来,然后在考场外有一个接收设备,把内容接收了,然后再请人把试卷的答案做出来,然后再转发给有接收器的学生。

  招代考机构负责人:肯定有一个图片库帮你去匹配好,尽量找到和你长得相像的人。

  今年高考,在六年前曾一度曝出高考舞弊大案的河南濮阳,当地政府投资450万建立了567个标准化考场,在考场内,金属探测仪、信号屏蔽仪、微型耳机探测器、身份证鉴别仪一应俱全。而在考场外,还有电子环境拉网式大排查、无线电信号移动监测车,无线电便携测向设备等等等等。显然,对于越来越先进的作弊手段,反制之道也只有快速升级,才能有效保证高考的顺利进行。这似乎是一个必须付出的社会成本。在高科技反作弊手段的保护下,各地考场的监控越来越严密,要想作弊或者替考并不容易。然而,面对今年这起有关枪手犯罪集团的记者调查,却在给我们发出另外一种警告,这个枪手集团手里拥有的可不是什么高科技的设备,而是能够打通各个环节的能力与手段。谁在付大价钱雇佣枪手,谁在帮助这些枪手获得进入考场的证件,一切还有待有关部门的调查。

  主持人:正像刚才短片里说的,一个星礼卡和卡包。今期找包公是什么生肖,一个替考牵出的不仅是一条利益链,而且是一条腐败链。有一个细节我想提醒您注意,就是这位组织替考的徐老师,他和替考的枪手说,交通银行网上银行的优点和存在的问题是什么,到了考场上,有任何人问你什么问题的话,你只要说,徐老师让我来的,就不会有人再问你问题了,也不敢有人再问你问题了。那么王教授,给人感觉就是,这个幕后是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操作着这件事情。

  王锡锌:可能不仅仅是一只大手,可能有无数双手在辅助着它,因为毫无疑问我们知道,像这种直接的替考形式,在手段和形式上是非常低级的、原始的,但这种低级的、原始的在我们今天各级政府越来越强调高考的纪律、打击高考舞弊这种情况下,它还有市场,而且可以形成一个,以一个地方为中心,辐射到很多点的这种市场,如果没有一系列的人在这里面运作,几乎是不可能的,就像我们短片里面看到,就算你做了,只要在监考的考场,监考老师如果能够真正地去核对一下的话,都可以被发现,所以后面一定是在利益链条之外,一定是有一种监管的权力参与到其中,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说,如果原来那种技术性的作弊,我们还可以把它叫做高考作弊或者舞弊的话,这种情形其实本质上是高考中的某种腐败。因为本质它就是金钱、权力和考试规则之间的较量。

  主持人:节目开始之前您还提了一个问题,我觉得也值得在这里说一说,如果说一个班的学生一起参加高考的话,一个陌生的面孔顶着一个大家熟悉的名字来考试,怎么可能蒙混过关?

  王锡锌:其实真的从常识来说,因为至少我们参加高考的时候都知道,考场里面周围怎么着也有一些他的同学,突然有一个陌生的面孔,即便我们知道有许多中介替考的组织,在组织枪手的时候他有一个数据库,他还去看,哪些人跟被替考的考生长得比较相象,即便是那种比较相象的,如果周围的人,包括监考老师以及监考同学,其实他也是可以发现的。我们就有一个很大的问号,我想一种可能的几个办法,也许是再一次动用某些考试的组织权力资源,比如说把某些替考考生安插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里面,这样让他有一个更好的所谓发挥的环境。

  主持人: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说,也许在那里的学生们知道这样的事情,默许或者见怪不怪了,你觉得有可能吗?

  王锡锌:我觉得这种可能也会存在,因为你要想一想,一个考生能够冒名替考,替别人去考试,首先我们看到,他要能坐到考场上去替考,枪手能够坐到位置上去,前面已经要经过了重重关卡,那这个重重关卡都能通过,一定是有一只强有力的大手在推动,所以我们在问这样一个问题,我们今年高考考试的规则那么严,而且力度上,我们对规则强调也是那么严格,那我们要问的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卑鄙可以成为卑鄙者的同行者,首先就是前面各个关口都有人打通了,就像短片所说的,那徐老师就可以那么自信,只要提我名字就可以了,因为他这种自信我觉得就可能来自他背后的运作,可能已经把所有的一切到位了,在这种情况下,周围的考生可能他也知道,背后到底有多深的水,要不要去趟这混水,还是管管自己的事吧,这已经看出来了,如果说这种替考能进来的话,其实周围的人眼睛是亮的,可他们心里已经是比较灰暗的。

  主持人:是,另外曝光这件事情的中青报这位非常执著的同行两年前也是在曝光甘肃天水的作弊事件,他今天跟我们的同事讲,他说这件事情虽然已经曝光出来了,但目前为止,他并不知道有相关的部门介入来调查。

  王锡锌:我们看到媒体在这个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监督作用,他们通过自己的行动,实际上是监督,也帮公众延伸他们的眼睛,监督我们这个社会特别关注的高考公平这个领域。其实记者提供的线索已经非常具体了。

  王锡锌:没错,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毫无疑问首先要启动对这样一个事件的调查,因为一旦调查,到底有没有,这是一个我们需要明白。第二,如果有的话,这些替考的枪手到底是到哪些地方去撞枪口了,这是第二,第三,他们去撞了枪口,结果怎么样?是平安无事,然后拿了钱皆大欢喜,还是我们到底有没有发现,我们有没有监督有效。所以现在当务之急,在这个线索出来之后,我想必要的调查启动程序,必须要出来,而且公众期待一个结果、一个说法。

  王锡锌:我觉得这种相对平静有可能,我们上一个解读就是也许正在进行调查,我相信可能有关部门会重视。

  另外一种,如果说比较悲观的一种猜测,就是可能我们觉得这仅仅是一个市场,到底实际上有没有运作,如果没有运作的话,可能我们这个就假装它没有发生了。

  合肥37535人参加成人高考 身份证鉴别仪将让“枪手”现身2008.10.09



上一篇:是联想智慧医疗技术应用,老彩民高手论坛老红字 下一篇:央视曝光:河南高考有人组织替考 称监考被买通